有关生与死 [原]

时间: 2006-12-26 / 分类: 心情 / 浏览次数: 1,529 views / 0个评论 发表评论

一直想把我對這個問題的看法總結一下,但總是感覺還是有些單薄,一個年輕人談論這麽一個問題總是讓人感覺有些不合時宜。可是這個問題是每個人都會遇到也必將遇到的問題,人生在這個世界上每時每刻都有面對的可能性不管你是剛出生的嬰兒還是年邁的老人,我們面對這個世界生死風險的機會是平等的,從另一方面來説生老病死如同四時運轉一樣都是自然界的規律,誰也無法違背。所以在一個人力所不能改變的自然規律面前,我們所做的只能是理智的面對,積極地生活。這就像我們在等一輛必將會到來的公交車,有人選擇了看看報紙聊聊天應付這段無聊的時光,有人則只是傻傻的等待它的到來。在宗教主義者的眼中這兩种做法的結果都是一樣的,世界本來就是空虛的,所謂“恐既是色,色既是空”,世間所有的東西都是“空相”,都是虛幻的,我們都在夢中,儅夢醒的時候我們會發現一切的努力都化爲泡影。顯然這種看法對大多數人來説是不能接受的,因爲人們留在這個世界上的東西實在太多了 ,值得留戀的東西太多了,人的欲望是無窮盡的,與望愈大,值得留戀的東西愈多。對於這些人來説,你對他說你所生活的世界是虛幻的,他能接受嗎?就像是電影《黑客帝國》中的人一樣,他們寧願生活在一個虛無的虛擬空間之中也不願意回到現實,這部電影似乎就是佛教人生觀的另類顯現。
中囯傳統的儒家一般都不願意直面生死,孔子都說“未知生,焉知死”。儒家以積極入世為人生原則,要修身,要治國,要平天下,也不願意有個彼岸世界的存在,所謂“子不語怪力神亂”。雖然以這些教條教育世人,但是古代的皇帝們還是忍不住彼岸世界的誘惑,信佛者有之,信道者亦有之。為皇家效力的那些臣子們也更是儒釋道兼通,仕途順利在皇帝面前得寵時候等傾向于儒家,仕途遇阻,生活困頓時候更傾向于佛道。基督教對待人生又是另一番景象,他不像東方宗教那樣激烈的反對否定現實人生,他對對人生的看法轉移到人類本身上,認爲人生來就是來受苦的,人是有罪的,這樣人一生下來就背負沉重的罪孽。然而這一切罪孽的根源又是伊甸園中偷食禁果人類祖先,禁果代表著人類的欲望,換句話說就是欲望是人類罪孽的根源。這種負罪感是由最初的對欲望的羞恥感轉化而來。基於對人的欲望的否定,也就變相的否定了人生,並把希望寄托于脫罪后的天堂,完成了對現實世界的超脫。
我們當前的社會基本上處於無信仰的狀態,共產主義信仰的遙遙無期,宗教信仰的基礎遠沒有西方社會那樣的牢固。在人們在人生路上遇到一些困難時候,沒有一種信仰可以支持他的意志,於是有很多人選擇了自殺。在這其中年輕人佔了很大比例,很多人輕易的放棄了生命。在這個信仰危機的社會中年輕人只能把愛情把事業當作自己的信仰,黨愛情事業的理想破滅后隨之而來的就是信仰的真空的出現,一切陷於空虛,一切變得毫無意義,等待他的只有死亡。於是這也就產生了怎樣對待我們自身生命的問題,這個問題本質上就是對待人生的態度的問題,精神上的自我解脫的問題。黨一個人把自己的人生定位于某一狹小的空間的時候,他精神上受挫的幾率會更大,自我解脫的能力會更弱。黨他的人生設想與現實產生差距的時候,心理的落差必將他的精神摧垮。
從另一方面來説,一個人活著的價值並非僅僅限於它自身欲望的滿足,儅我們自身願望得不到滿足的時候我們就輕率的結束自己的生命乃至別人的生命是對人本性的違背。一個人從社會倫理的鏈條上來說,他是社會的分子,是家庭的一分子;從物種延續的角度來説每個人都是人類生命鏈條上的一個環節。在我們生命消失的某一短時期内,將會產生一個難以彌補的真空地帶。儅我們具備面對生死的勇氣之後,我們還應該具有承受社會責任的勇氣,因爲從我們生命的開始就決定了我們在這個社會的位置,我們對這個社會的責任和義務 。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绝对保密)

您的网站

icon_wink.gif icon_neutral.gif icon_mad.gif icon_twisted.gif icon_smile.gif icon_eek.gif icon_sad.gif icon_rolleyes.gif icon_razz.gif icon_redface.gif icon_surprised.gif icon_mrgreen.gif icon_lol.gif icon_idea.gif icon_biggrin.gif icon_evil.gif icon_cry.gif icon_cool.gif icon_arrow.gif icon_confused.gif icon_question.gif icon_exclaim.gi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