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心情】埙声悠悠

时间: 2009-12-06 / 分类: 唠叨 / 浏览次数: 5,430 views / 7个评论 发表评论

    我是一个纯粹的乐盲,我的脑子里没有一只完整的曲子,我从来不会完整的唱一首歌……
    看到乐谱,我会本能的念;1,2,3,4……
    遇到高兴的事或者伤心的事,我只会毫无调调的哼哼。就这样,我在没有歌声的岁月里度过了我的青春。我一参加工作,我一脸的沧桑就让我变成了最新的老面孔,老同事的宝贝女儿也会见了我乖巧的叫:“大爷!”我笑笑,并不介意,我在心里还是很年轻的,年轻只是一种状态,年轻只是一种精神,年轻只是一种姿态……
    那天,我无意发现了同事的宝贝—一个装在精致丝绸小包里的小陶灌灌。我知道那是埙,但我还是习惯叫他小陶罐。古朴典雅的造型让我着迷,九个小孔错落有致的排列着,黑黝黝的圆润光泽让人感受到一种饱满的沧桑。 “秦地好吹土为声”,一个热爱土地的民族将一切与土紧紧相连,从女娲捏黄土为人,我们从土里长大,呼吸着泥土的气息。先人就地取材,用自己的生息赋予泥土以灵魂,我彷佛看到女娲手里的泥人在慈爱的气息下化作灵动的生命。
    一切皆自然。我打开电脑,搜罗出一堆埙乐,那呜呜咽咽的声音宛若来自遥远时代的灵魂的倾诉,我喜欢!同事说得好:“自然之物才有自然之声。”看那精致的小东西,一切取自自然,八窍九窍一切随心而取,气流呼吸如山林之风忽掠深山窍缝,“泠风则小和,飘风则大和,厉风济则众窍为虚”,真乃天籁也!
    我郑重其事地决定,我要学吹埙,不管吹成什么样,大不了吹不响把它摆在书架里看着。
    网上遇到朋友,我告诉他要我学吹埙。朋友言辞不多,只一句“那声音太苍凉!”
    是太苍凉,古人有“长歌当哭”,我只是想在我想哭的时候吹响它!
    学校后面的小山还在等着我。

7个评论

  1. 残山
    2010/01/15 08:00:00

    新兵连的时候全班尊称我为跑调大王,军各都唱不好还能唱什么呢/有时候不明白的生气

  2. 杨帅
    2009/12/18 08:00:00

    第一次听到埙是在电视剧 杨家将 里,四郎失忆了,已经不记得自己的爱人,可还记得吹埙,那声音太销魂了…

  3. 陌上花开
    2009/12/17 08:00:00

    就在你跟我说要学埙的那天的周末我正好从杭州回来,在杭州的河坊街看到一家专门卖埙的。热情的老板我为吹奏示范,甚是好听。可惜我不懂音律,就没买。下次再去买个回来赠你。希望能听到你的吹奏。
    :em24:陌上花开

  4. 中博网友
    2009/12/14 08:00:00

    期待埙音

  5. 欣展
    2009/12/10 08:00:00

    乐器的选择也正是反映了乐者的心情呀。但每个人的选择自有其道理

  6. 胡杨
    2009/12/07 08:00:00

    路过!

  7. 天空
    2009/12/06 08:00:00

    苍凉 却有深度 苍凉的不是乐器 是听者的心…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

您的邮箱 * (绝对保密)

您的网站

icon_wink.gif icon_neutral.gif icon_mad.gif icon_twisted.gif icon_smile.gif icon_eek.gif icon_sad.gif icon_rolleyes.gif icon_razz.gif icon_redface.gif icon_surprised.gif icon_mrgreen.gif icon_lol.gif icon_idea.gif icon_biggrin.gif icon_evil.gif icon_cry.gif icon_cool.gif icon_arrow.gif icon_confused.gif icon_question.gif icon_exclaim.gif 

*